为了假农药受害农民的诉求和期待

2010-10-21 15:34:09 来源: 中国法律援助网 浏览次数:137
【字号 】 【打印】 【复制链接

  淮阴区法律援助中心 李晓玲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我叫李晓玲,是淮阴区法律援助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

  2009年3月24日早晨,我刚上班,就见十几位情绪激动的农民来到法律援助中心,诉说他们的受害遭遇。带头的老汉叫黄正虎,是淮阴区沈渡村的农民,通过他们声泪俱下地哭诉,我明白这是一起假农药坑农害农的投诉。也正是这些村民们愤怒而又无奈的眼神,让我从此陪同他们度过历时一年的法律援助维权之路。

  春天里的一场噩梦

  与淮安的大多数农村一样,以前的沈渡是个很穷的村子,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在黄正虎的带动下,沈渡的农民搭起了日光能大棚,全村有三分之二的人家都在种植大棚辣椒,沈渡村也成为远近闻名的辣椒种植村。

  然而,就在2009年的春天,就在那一座座原来生机盎然的大棚里,一场意想不到的噩梦,让椒农们一年的辛劳几乎血本无归,美好的憧憬变成涟涟泪水……

  62岁的黄正虎,种植辣椒已有20多年的历史。从2008年秋后下种到冬天秧苗移植大棚, 2009年春节过后要不了多少日子,新辣椒就能采摘上市了。黄老汉这年种了4亩大棚的辣椒,按照以往的经验,牢靠靠的能收入几万元。

  但是,黄正虎发现这茬辣椒秧有点不对劲,移植大棚已经有了些日子,发棵和长势都不如往年,开花坐果的也寥寥无几。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想起前些天从农药经销商刘玉龙那里买的一种叫“75%百菌清可湿性粉剂”的杀菌药,一种不祥的预感爬上黄老汉的心头。

  黄老汉赶忙跑到刘老板家,问刘老板:“你这回卖的杀菌药怎么是红色的?喷了以后秧苗长势咋就不行了?”

  刘老板说:“放心吧老黄,这药是新生产的进口货,有什么我全包了!”

  带着满腹的狐疑,也带着刘老板拍胸口的大包大揽,心存侥幸的黄老汉回家了。可是“进口新药”却一天一天地让他的侥幸变成失望直至绝望——四亩辣椒花落了,枝秃了,黄老汉颗粒无收了!

  同样,因为用了所谓的“进口药”,青椒专业户蔡同玉三亩大棚收了两麻袋奇形怪状、个头瘦小的辣椒。别人的青椒四五块钱一斤,他的青椒五毛一斤也没人要,又羞又气的蔡同玉无奈之下把畸形的青椒全部倒掉了。

  椒农苗丁银家的六亩大棚往年可以收入好几万元,可今年因为用了所谓的“进口药”,总共收入不到400元。老苗三次送货到蔬菜市场都被人家拒收,有气没处撒的他恼怒地把手机摔得粉碎。

  张正国老夫妻俩,都60多岁了,没儿没女的他们就指望三亩日光能大棚。可因为用了所谓的“进口药”,老两口一年的收入“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安和恐惧、绝望和无助,让这对老夫妻躺在家里,一天又一天地以泪洗面……

  所谓的“进口药”造成200多亩辣椒落花,让80多户沈渡及邻村的椒农一年的希望变成泡影。黄正虎找到刘玉龙,刘玉龙却翻脸不认帐了:“谁说我卖假药的?谁再找我,我就把他杀了!你们有本事,告我去!”

  面对刘玉龙的耍赖和嚣张,愤怒的椒农们打通了淮安市长热线。当天下午省、市派人调查,专家建议对所谓的“进口农药”进行检测。两天后,区农业局将“进口药”75%百菌清可湿性粉剂样品送往盐城质检所,结果让所有椒农大出意外:抽检样品没有问题。不甘心的椒农立刻申请将剩余样品再次进行质量检测。第二天在取样品时发现,原送往盐城检验时取的竟然是正品药粉,区农业局抽取的问题样品还在办公室里。

  淮阴区委区政府迅速将样品送往徐州质检所,进行第二次检验。检验结果表明,标注为“四川省川东农药有限公司”生产的该农药为假冒伪劣产品,含有正常农药不该含有的多效矬成份,含量高达7.2%,是大棚辣椒致损的主要原因。

  那么“多效矬”又是何物呢?它是一种植物生长调节剂,又叫“矮壮素”,主要作用是抑制植物生长,正常百菌清农药不该含有多效矬,而椒农们的辣椒正是因为使用了大量含有矮壮素的假农药,导致秧苗不长、落花、大面积受灾甚至绝收!

  春风般的法律援助

  检测报告取回淮阴的当天,区公安局正式立案调查。看到希望的椒农们又遇到新的问题,索赔需要打官司,谁来帮助这些只知道埋头种地的平民百姓呢?请律师,以各家各户的损失来看,负担太重,凑钱打官司有困难。由于农民们法律意识不强,在买药时出于信任和习惯,也没有索取发票,已经形成确认责任的困难,律师们一般都不愿意接这类案子。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区里一位同志建议他们到法律援助中心看看。于是,黄正虎等十几位村民赶到淮阴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

  经过紧急而短暂的磋商,区法律援助中心决定,接下这个案子。当天,区法援中心成立由田劲松、葛志军和我三人组成的办案小组。考虑到案子涉及的受援人众多,局里明确指示全区法律服务所工作人员作为此案的后援队伍,随时需要随时拉上!

  办案小组一成立,我和同事们就投入到紧张的案件调查中。首先要查明的是让农户蒙受损失的“75%百菌清可湿性粉剂”是否为假冒产品。为此,我们专门聘请了专家对该农药的包装进行分析。专家们经过与农业部2008年公布的农药管理目录核对,发现农民们使用的农药包装上,厂家为“四川省川东农药有限公司”,这与农业部公布的“四川省川东农药化工有限公司”明显不符。我们又紧急赶赴四川,实地调查核实川东农药化工有限公司。确认四川省川东农药化工有限公司没有生产过“75%百菌清可湿性粉剂”,并且取得四川省川东农药化工有限公司的证明后,椒农们所使用的这种农药的冒牌身份得到了进一步确认。

  在公安部门审讯时,刘玉龙承认农药是他从供货商滕某处购进卖给村民们的。但是,在卖农药的具体数量和卖给哪些人方面,刘的说法和我们掌握的情况存在着明显的出入。这个出入后来成为左右本案发展的最大难点,也证明了刘玉龙蓄意混淆视听,逃脱罪责。

  刘玉龙交待曾向42户人家卖出了农药,而因使用假农药受损的农户一共有84家。刘及其妻徐某坚决不承认向另外42家卖过农药。后经办案小组查明,另外42家农户是出于节约成本等目的,和其他人合买农药共同育苗而造成损失。我们会同顾殿彪等10多名法律服务所主任集中办案,三天里四次深入84户农户家中分别制作谈话笔录,采集到了这42户是谁和谁一起育苗、又是谁和谁合用农药的证据。同时,经过当面征求意见,84户农户都同意由法律援助中心代理进行民事诉讼,并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字并摁了手印。

  为了保障受害农民的利益,我们和各法律服务所的主任们会商后决定,将农药销售商刘玉龙及其妻徐某、供应商滕某及其妻汤某列为共同被告,向淮阴区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依法查封农药销售商刘玉龙及其妻徐某2处价值60万元的房产,冻结农药供应商滕某及其妻汤某的3万元存款。

  4月23日,84户农户向淮阴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刘某、徐某及滕某、汤某赔偿各种损失566630元。

  为了逃避惩罚,刘玉龙费尽心机。在证据庭示过程中,被告代理律师先后提出农户受损地亩数量不准确,受损数额认定不具科学性,假冒农药不至于导致如此巨额损失等,都被我们用农业部门、公安部门和农药生产商提供的证据一一否定。

  刘的辩护律师又提出,作为原告的84户农户中,有多人与区公安局提供的名单不符合,另外,公安机关提供的笔录对象姓名和实际对象也有不同,以此质疑这84户农民的原告资格。原来,在公安部门的审讯中,在供认卖出农药给哪些人时,刘玉龙耍了花招,以记不清或不知道买药人的具体姓名为由,全部以某“大爷”、别称、外号等代指买药人。为此,我们又进行了第二次走访,将84户农户的家庭关系一一理清,并由家人签字确认。

  开庭的时候,面对实实在在的证据,对方律师无法对答,却抛出另外一份证据。他展示了一份证明,证明的提供人是84户农户中的张某,张某称,自己使用的农药不是在刘玉龙那里买的,也没有提出过诉讼要求。对方律师据此再次质疑84户农户的真实性。

  在走访调查时,张某的委托、签名都是当面进行的,从哪儿又冒出这一份证明材料呢?我们判断,这定是一份伪证。果然,在随后开展的第三次调查中,有农户向我们反映,刘玉龙曾经找过他们,许下好处,要他们说不是从刘处买的农药,但被他们拒绝了。而这个开出证明材料的张某,是刘玉龙妻子的亲戚。在我们三次上门说服的规劝下,张某认识到做伪证后果的严重性,主动撤回了伪证材料,并退出了诉讼,原告因此从84户减为83户。

  2009年12月10日,经过四次庭审,淮阴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确定由四被告连带赔偿83农户损失564630元。被告不服判决,向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又把春天带回家

  2010年3月,二审开庭。刘玉龙从上海请来的律师依然抓住原告主体资格不放,以购物要提供发票为由质疑原告的主体资格,强调农业执法部门执法程序存在问题,坚持盐城质检所的鉴定是准确、合法的,并从当年阴天多、雨水大等气候原因分析农户的损失和刘玉龙的农药无关,认为损失确定无合法依据。他还提供了一份视频证据,视频是本市某主流媒体2009年3月份采播的新闻报道,报道采用了盐城质检所的检验结果,将83农户受损定性为“管理不善”。被告方以此作为证据,再次说明农户损失并非假农药所致。

  法庭上,我和同事田劲松一一列举证据,从双方十多年来从未开过发票的交易习惯和农业执法大队、公安机关的审讯记录来证明主体的合法性;用四川省川东农药化工有限公司的回函和鉴定结果证明该农药是造成损失的主要原因;用四被告在公安机关供诉的掉包事实,来证明盐城质检结果的无效;用农业执法机关和公安机关统计丈量的数据以及物价部门的价格认证作为损失认定的合法依据。

  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对方律师说了一句让人啼笑皆非的话:“掺和进去的多效矬价格高于百菌清,我们没必要做这样的傻事。”

  淮阴方正法律服务所主任顾殿彪当即反驳:“三聚氰胺的价格比三鹿奶粉高多了,请问这又作何解释呢?”

  对方律师顿时哑然。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原告方胜诉。四被告赔偿83户椒农损失564630元;20天内,赔偿款到位。

  此刻的法庭上,椒农们的掌声如春天的雷鸣,一阵高过一阵。此刻的法庭上,我们同样无比的激动。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兜售伪劣农药的刘玉龙夫妇,发财的美梦没做成,却付出了巨额的赔偿,这对夫妇无颜见沈渡的农民,扔下农药门市再也不见踪影。同样兜售伪劣农药的滕某夫妇,被判赔款30多万元,再没有往日的狂妄和神气。

  将欣慰装进那颗曾经受伤的心里:椒农苗丁银在法律援助后获得11976元的赔偿,今年春天,他换了只比摔碎的手机更好的手机,他说:换了新手机,带来好运气,做生意更方便了。

  将喜悦溢满那张曾经痛苦的脸上:今年65岁的张正国夫妻通过法律援助获得8091.6元的赔偿。很长一段日子,老两口逢人便说,感谢法律援助,感谢党和政府,雪里送炭啊!

  让春天不再有那样的噩梦:今年春天,黄正虎乐了,法律援助让他获赔13183.2元,他把4个大棚扩成7个,5个大棚种青椒,2个大棚种草莓。梦中醒来的黄正虎经常会看一看有关法律书籍和法治新闻,他说,现在是市场经济,要是没有法律意识,没有法律援助,最容易吃亏了。

  让春天永远阳光灿烂:沈渡村的支部书记张孝兵告诉我们,假农药事件严惩了不法之徒,大家搞大棚的信心更足了,村里还成立了蔬菜专业合作社,完善了种子、肥料、农药一条龙服务,让不法分子无机可乘,合作社还不断开拓销售市场,沈渡村农民兄弟的口袋越来越鼓,生活越来越美!

  我的汇报完了,谢谢大家!


来源: 中国江苏网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网站声明:本网部分资讯信息由会员自动上传,其目的在于促进会员交流、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网友转载的信息侵犯了你的合法权益,请告之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邮箱:mdj12316@163.com
    • 点击进入生产发展平台
    • 点击进入生活富裕平台
    • 点击进入乡风文明平台
    • 点击进入村容整洁平台
    • 点击进入管理民主平台
    • 点击进入农村社区平台
    • 点击进入信息富农平台
    • 点击进入培训教育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