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农务 > 农村经济> 正文

农村集体资产怎样管更有效

2017-09-04 14:03:15 来源: 农民日报 浏览次数:84
【字号 】 【打印】 【复制链接

  农村集体“三资”一直是监管的难点和百姓关注的焦点,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通过大数据支撑和全过程监督找到了有效的监管途径;上海市推动农村集体资产经营监管驶入了法制化轨道——

  农村集体资产怎样管更有效  

  武进区:走出农村集体资产有效监管之路

  

  本版绘图张昕

  1979笔交易项目顺利开展,合同交易金额高达2.7亿元,资产收益增长率12.57%,全省农村产权交易先进集体荣誉称号……这是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农村产权交易平台成立3年来收获的一份成绩单,也是武进区规范“三资”经营管理的缩影。

  3年来,武进区通过大数据支撑,全过程监督,微腐败严查,大幅度提升了农村集体“三资”的经营效率。

  1、大数据支撑,产权项目清晰化

  农村集体“三资”是推进新农村建设的重要物质基础,“三资”管理是农村百姓关注的焦点。在以往的“三资”监管工作中,部分农村集体资源因被忽略而登记不全面,有些固定资产由于农村工作人员业务水平不强没有准确定量,登记不规范,家底不清导致部分集体资产、资源游离于监督之外,既影响资源、资产使用效率,也存在廉政风险。

  “有了大数据动态监管系统,我们今年的资产清查工作容易多了。”武进区农村产权交易所负责人戴俊介绍,2015年以来,武进区采取自查、上报、审核、完善、建账“五步走”手段,建立起经营性资产、资源两类电子化台账。由镇、村开展集体经营性资产、资源、资金情况调查,分类梳理农村集体“三资”现状。在调查信息全面、统计数据精准的基础上,建立全区农村“三资”电子档案库。

  经过近两年探索,武进区逐步摸索出一套“有图有真相”的资产、资源清单管理办法。全区村、组两级集体经营性资产2062宗,涉及资产总额11.07亿元,集体经营性资源1850宗,涉及资源面积4.8万亩。

  2、全过程监督,交易程序规范化

  “这批商铺是安置小区的配套商业用房,村里刚拿到时,安置小区人很少,房屋商业价值不高,当时协商价格每年2.6万元,租期3年。现在合同即将到期,由于安置小区人越来越多,房屋市场价值水涨船高,各种质疑、承租的压力扑面而来。”南夏墅街道戴家村党总支书记朱玉明表示,农村产权交易站解了村上的燃眉之急。

  为了盘活农村各类资产,在建立“三资”监管平台基础上,2015年武进区创新农村产权交易载体,成立各级产权交易中心,开发产权交易平台,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提供免费服务,实现与集体资产信息管理系统的无缝衔接。

  以南夏墅街道农村产权交易站为例,在收到戴家村在安置小区的商铺经营权交易申请后,交易机构充分了解民意,采取公开竞价方式,与村委班子共同拟订了交易方案。

  第一步,民主决议。召开村民代表会议,由前期合同当事人解释租赁价格较低的原因,围绕交易底价、租期、租金支付方式等进行讨论,最终形成商铺经营权交易方案,由村民代表当场签字确认。

  第二步,公开报名。交易机构在全省统一的农村产权交易服务平台网站上发布交易公告,同时在安置小区和本地村务公开栏张贴了项目招租公告,公开接受社会报名参与招租。

  第三步,公开交易。交易机构按照流程组织现场交易,参与交易过程的除了交易机构工作人员、项目交易双方,街道纪检人员全程参与并现场监督,3名村民代表共同参与监督,交易过程还留下了影像资料。最终,项目共吸引了12位竞买人。经过多轮公开举牌叫价,两个标段均以年租金6.6万元成交,按3年合同期计算成交价达到39.5万元。

  武进区农工办主任夷建良介绍,以前总是有各种人情和招呼,资产交易公开透明市场化后,一切以登报、公示为准,都要参与竞标。2016年全区村级收入增幅达6%,“三资”管理作用明显。

  3、微腐败严查,民主监督长效化

  如果说“三资”监管平台是通过科技手段和全过程公开来减少“三资”管理中的风险,那么,对“三资”监管的再监管,则起到了倒逼作用。

  “我辖区烈帝股份合作社在进行财务审核时,发现出纳周某有挪用集体资金的嫌疑,请组织展开调查。”去年12月初,武进区湖塘镇政府向武进区纪委反映了周某挪用集体资金的问题。区纪委成立调查组对相关问题展开调查,经过一周严查快办,周某在2015年12月到2016年6月间共挪用集体资产收入等资金47笔、合计174.24万元的违纪事实逐渐浮出水面。

  近年来,武进区纪委将常规督查对象延伸至行政村,主动将“流动信访室”搬到群众身边,大力开展党风廉政建设驻点巡察,全面打通发现问题和收集线索的最后一公里。同时,全面收集2016年以来民政、农业、城建、组织人事等相关部门的各类数据信息,延伸监督触角,定期开展部门联审,重点查纠利用农村集体资金违规的“四风”问题和“微腐败”行为。利用3D惩防大数据分析软件进行分析研判,筛选问题线索。对于发现的问题线索,全部登记造册,实行“销号管理”。做到信访来源、办理流向、处理结果“一账清”。  (舒泉清 符辛竹 小芬)


--------------------------------------------------------------------------------

  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驶入法制化轨道

  

  上海市农村镇、村、组三级拥有集体总资产已经超过5300亿元,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推动下,集体资产不断增值已是铁定的事实,截至2017年6月底,上海已累计完成村级改革1624个,占总村数的96.8%,镇级改革也完成了49个,占总镇数的40.2%。维护农民合法权益,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让广大农民分享改革发展成果,有效改变现有农村集体“三资”信访格局,唯有法制化是经营好、管理好农村集体资产的最根本保障。7月下旬,上海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九次会议一审审议通过《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条例(草案)》,由此揭开了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法制化进行时的大幕。

  “全国有16个省市区出台了针对农村集体资产的地方性法规,上海一审审议通过的是监督管理条例,强调经营管理和监督的法制化,这在国内还是唯一的。”上海市委农办研究室主任、市农委农经处处长方志权说。

  上海市农村集体产权改革形成了“1+1+13”十五个政策文件。这一套政策文件,形成了理论体系和整体制度设计,明确了改革的主体、各级党委政府的责任,明确了产权制度改革的目标,指导为什么改、改什么、怎样改,提出改了之后该依据什么分红、如何发展壮大集体经济、如何探索出农村社会治理新模式等等。因此,出台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条例显得更为迫切,不但能进一步加强和规范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维护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的合法权益,促进农村集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还能在加强管理、注重监督方面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法制化经验和模式。

  记者通过《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条例(草案)》起草人之一方志权了解到,上海的法制化进程始自2012年,上海市人大将《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条例》列入“十二五”立法预备项目,2013年市农委组织开展立法调研,2016年4月在市人大、市政府法制办的支持下,市农委组建了立法课题组,形成了法规草案初稿。

  “去年8月25日,时光辉副市长召开市政府专题会议,听取了条例制订情况并提出相关要求,很快就成立了立法起草调研小组。”方志权说。

  记者发现,上海本次立法的三个目的非常明确:一是通过立法进一步贯彻落实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国家关于加强农村集体“三资”管理的文件精神,稳定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增强农村集体经济活力,维护好、实现好、发展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成员的合法权益;二是通过法律形式,进一步巩固深化上海市加强农村集体“三资”监督管理方面的政策措施、创新举措;三是从法律的高度对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体系提出明确要求,促进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工作真正走上法制化轨道。

  基于如此明确的目的,《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分成了7章47条,依次为总则、权属确认、组织机构、经营管理、指导监督、法律责任和附则,创新之处一目了然,体现在深度广度、社区经济合作社主体、集体经济基本属性、土地补偿费处置程序等八个方面。

  记者一一翻阅了条例之后发现,上海的条例明确了农村集体资产管理范围、农村集体资产如何份额化管理、组织成员如何确认、成员享有哪些权利等。

  农村集体资产管理范围包括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等资源性资产,成员集体所有的用于经营的建筑物、无形资产、集体投资形成的投资权益等经营性资产,成员集体所有的用于教育、科技等的非经营性资产,政府拨款、减免税费以及其他接受捐赠、资助所形成的资产,以及依法属于成员集体所有的其他资产。

  农村集体资产的份额化管理,则包括成员及其份额等基本信息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登记并报乡镇农村经营管理机构备案,规定户内总份额“生不增、死不减”、“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规定份额可以在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内部转让、赠与,也可以由本集体经济组织赎回,不得向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以外的人转让、赠与,规定成员持有的总份额“不得超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章程规定的上限”。

  组织成员的确认,则以1956年农村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成立作为起点,统筹考虑户籍关系、农村土地承包关系、对集体资产积累的贡献等因素,综合确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身份。

  成员享有权利方面,明确依法享有知情权、表决权、收益权、监督权等权利。因工作、生活等原因与集体经济组织不再具有生产生活关系的,不享有表决权,但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

  草案还创新确立了经济合作社这一组织形式,明确了经济合作社运营的六大要点,包括登记主体、组织架构、章程、成员大会、理事会、监事会,同时还对成员大会和成员代表会议的召开频次、召集方式以及出席人数、表决人数等作了规定。

  为了促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健康发展,草案全方位强化了对农村集体资产经营管理的监督机制,包括内部监督、行政监察、人大监督。

  方志权告诉记者,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全面把握好了集体与个人、强制与自治、历史与未来这三层关系,从而更好地发挥出法制在壮大农村集体经济、有效改变农村集体“三资”信访格局、共建和谐社会等方面的作用。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网站声明:本网部分资讯信息由会员自动上传,其目的在于促进会员交流、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网友转载的信息侵犯了你的合法权益,请告之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邮箱:mdj12316@163.com
    • 点击进入生产发展平台
    • 点击进入生活富裕平台
    • 点击进入乡风文明平台
    • 点击进入村容整洁平台
    • 点击进入管理民主平台
    • 点击进入农村社区平台
    • 点击进入信息富农平台
    • 点击进入培训教育平台